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馋大师

生活就是吃和躺着吃……

 
 
 

日志

 
 

一个人的西南旱区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2010-03-25 23:22:10|  分类: 一个人的西南旱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带的3G无线上网卡在山区没信号,而手机上网后又不能更新博客,所以这两天只能攒到今晚一起在网吧更新了。
  昨天半夜,俺跟着贵阳的出租车转了半天,最终从一家客满的“如家”转到另一家“如家”。因怕去旱灾地区无法洗澡,俺不顾旅途疲劳一顿猛搓——当然,俺是用最节省水的方式洗的澡。
  昨天早晨6点,俺在舒服的被窝里被手机闹铃惊醒,赶忙下楼结账走人。
  出了酒店,俺买了一瓶纯净水和一袋面包,便打车直奔贵阳体育场的长途客运站,买了7点47分发车去安顺市关岭县的车票。不过,俺坐的这趟车严重不够准时,一直在等客,直到9点多才发车,可能去旱灾地区的人太少吧。
  车上了高速公路,俺的困劲发作,小睡了一会。但客车下高速后进入山区后,道路状况明显不好,颠的俺想睡都睡不着,这时俺才想起把早晨买的纯净水和面包灭了。
  到达关岭县已是中午12点多,俺赶紧买了12点30分最近一班去花江镇的车票。
  去关岭那条道如果称作路确实有点勉强,俺的屁股在车座上的时间远远少于被颠起来的时间。幸好俺的体格好,下车时骨头还没散架,与常坐这趟车的本地人有得一拼。
  俺是下午2点多到达花江镇的,第一目标就是花江镇政府,但到了镇政府才知道他们下午2点30分上班。俺立即给部门领导老王童鞋挂电话汇报情况,得到的指示是先吃饭,然后再去镇政府,并告知花江镇的狗肉全国有名,可以尝尝。
  听说这里的狗肉有名,俺的馋瘾发作,要了半斤狗肉吞了下去。因为怕耽误时间,俺吃的太快,最终都不知道花江镇狗肉是啥味道,太浪费了!
  下午2点30分,俺准时到达镇政府。镇政府一位负责接待的领导非常的忙,但他还是热情地把俺让到一间办公室,直到他忙完了才过来接待俺。俺表明要采访“申玉光为乡亲取水身亡”的事情后,那位负责人立即给俺介绍情况,直至下午3点多。
  从镇政府里出来,俺赶紧找个小旅馆扔下背囊,拽出相机打了一辆摩的直奔十多公里外申玉光生前所在深山中的半坡村。
  别看只有十多公里路(如果还能称作路的话),俺们却跑了一个多小时。在快到目的地的一处弯路下坡处,那辆破摩托被一块石头撂倒,俺也从左腿被压在摩托下面的摩的师傅上面摔了出去。
  也许是职业习惯,俺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跨在脖子上的相机情况(这可是俺的饭碗啊),然后才过去帮摩的师傅把左腿压从摩托下拽出来。
  俺身上没啥伤,只是裤子摔破了一个洞;摩的师傅的裤子比俺多摔破了几个洞,左腿貌似很疼的样子。俺感觉在一旁休息的摩的师傅一时无法骑摩托,就掏出俺的驾照,让他知道俺才是有合法驾照、而且经常骑越野摩托翻山越岭的真正摩的师傅,并打算让他在这休息,俺骑摩托去半坡村采访。
  那位摩的师傅挺识相,把摩托交给俺就一屁股坐在路边不动了。虽然这摩托不比俺那Kawasaki KLX250越野摩托,但在这艰苦情况下也不能要啥自行车了,凑合骑吧。
  在半坡村的采访既顺利又迅速,而且是俺骑摩托带着摩的师傅回镇上的。那位摩的师傅的左腿虽然没骨折,但破了好几处,俺便在讲好来回60元车费的基础上多给了他20元车费。
  因为俺临来西南旱区时带的是3G无线上网卡,而这山区根本没开通3G业务,只好到在旅社处理好图片到网吧传给报社(网吧里吸烟的人太多,受不了)。
  俺传完图片时已是晚上7点多,俺立即跑回旅社写文字稿。俺的文字稿是晚上9点多写完的,因为文字稿的文件小,俺就用手机上网传到部门的邮箱,省了俺下楼去网吧烟熏火燎了。

一个人的西南旱灾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1:手持香火的申连娣在父亲申玉光的遗像前若有所思。

一个人的西南旱灾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2:父亲去世后,申家背水的重任落在了大女儿申连娣的身上(左)。

一个人的西南旱灾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3:看着孙女一次次翻山越岭背几十公斤的水,74岁的奶奶陈纪先心如刀割。

一个人的西南旱灾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4:这个混凝土地缸承载着申家的吃水的重任。

一个人的西南旱灾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5:在背水的间隙,申连娣姐弟俩常常到父亲的灵柩前转转。

一个人的西南旱灾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6:对于靠3亩地生活的申家,如今缺少了主要劳动力意味着什么?

一个人的西南旱灾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7:在关岭县花江镇,七十多岁的彭大娘也加入了挑水队伍。

一个人的西南旱灾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8:如今山里上学的每个孩子的书包里都多出一个装水的饮料瓶子。

一个人的西南旱灾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9:这就是俺和摩的师傅去半坡村的路(在城里不知这算不算路)。

一个人的西南旱灾之旅02·交通基本靠颠(10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10:这位摩的师傅帅的不轻,尤其压在摩托下面的左腿一定很疼。

  评论这张
 
阅读(99404)| 评论(1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