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馋大师

生活就是吃和躺着吃……

 
 
 

日志

 
 

“万有引力腚律”:58岁老太的屁股蹭在局长鞋底上?(4图)  

2010-11-17 11:24:50|  分类: 猫眼儿瞧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总有惊人相似的一幕发生:同样是一位“路人”称肚子疼要求搭车,同样是因同情免费帮忙,同样是被“路人”拔走车钥匙,同样是被认定“非法营运”,同样是被逼无奈交完罚款去法院起诉,但“沈阳版钓鱼执法案”的结果与“上海版钓鱼执法案”的结果却大不相同!
  11月10日,投诉无门的沈阳市民杨丽波找到俺们几名记者,称自己遭遇与上海“钓鱼执法案”几乎一模一样的怪事。
  据杨丽波介绍,今年5月20日上午9时许,她从沈阳市东陵区桃仙镇自家的洗衣店出来,驾驶新买几天的QQ轿车经过镇政府附近时,一名中年男子拦住了她的车,说自己肚子很疼,想搭一段车到前面的63中学。好心的杨丽波一想路程不到2公里,而且还顺路,就让中年男子上了车。
  当轿车行驶至63中学附近时,那名男子说肚子非常疼,希望杨丽波能在前面拐一下,可没想到车子刚一转弯,那名男子便突然拔走车钥匙和放在仪表台上的手机及手提包。紧接着,又有六七名男子冲到杨丽波的车前,打开车门将她拽到一辆面包车内。
  “他们都穿着普通的衣服,也没有人说他们是哪的,就给了一张表格让我签字,那上边的字我还没认全,就有人告诉我非法营运罚款3万元。”在看那张表格的同时,杨丽波被拿走的手机和手提包也被这些人还了回来,而那名肚子疼的中年男子却不见了踪影。
  杨丽波与他们据理力争,拒绝在表格上签字,那些人就将她新买几天的QQ轿车开走,并通知她到沈阳市大东区(非事发所在地的东陵区)交通局接受处罚。
  第二天,在大东区交通局,服务窗口的工作人员告诉杨丽波,想要取回车必须要交3万元罚款,可杨丽波的这辆QQ轿车加上各种手续总共才3万多元钱!杨丽波一再向执法人员解释自己没有非法营运,便有执法人员让她上楼找局长协商,可以减免部分罚款。
  经过反复交涉,罚款额终于从3万元降到了6000元,但杨丽波仍不想交这冤枉钱。此时,有交通局的执法人员说,如果不交罚款,她的车将被拍卖;如果交了罚款,认为处罚有问题可以到法院起诉。无奈,杨丽波在事发5天后,被迫向大东区交通局缴纳了6000元罚款取回自己的轿车,并将大东区交通局起诉到法院。
  10月27日,大东区人民法院判决杨丽波败诉。看到法院的判决书,杨丽波和母亲陈桂云非常不满,继续向沈阳市交通局投诉、向上级法院上诉。
  11月8日,杨丽波的母亲陈桂云拿到一份户籍材料,证明事发当天搭车的中年男子不是交通局的执法人员,而是一名刑满释放人员,便到沈阳市交通局反映情况,后来被大东区交通局的执法人员接到大东区交通局。当陈桂云把手里的证明材料拿给祝宝军(音)局长时,对方非但不看,还把证明材料当场撕碎后离开。
  58岁的陈桂云说:“我去追那个局长,可整个二楼的门都关着,我只能坐在走廊的窗台上哭。后来,那个局长出来把我从窗台上拽下来,又上来几个人一起用脚踹我,我的身上被踹得全是脚印。”随后,有人报警,陈桂云被带到派出所,而杨丽波在派出所见到母亲时,也发现母亲身上有许多鞋印……
  11月10日11时,俺们陪同陈桂云母女来到大东区交通局局长办公室,见到了祝局长。祝局长表示,杨丽波非法营运的处罚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法院的审理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对于事发当天搭乘杨丽波轿车的中年男子身份,祝局长称不清楚,但确定该中年男子不是执法人员,只是一名普通的举报人。当俺们问他为何大东区交通局的执法人员会出现在几十公里外的东陵区桃仙镇时,该局长称那段时间他们一直在那边执法。
  以下为俺们与祝局长的对话录音:
  俺们:“举报人是什么时候举报的?”
  局长:“上车后举报的。”
  俺们:“车程只有几分钟,我们的执法人员怎么能那么准确地出现在停车地点?”
  局长:“我们当时恰好在附近。”
  俺们:“为什么是给你们打举报电话,而不是向当地的东陵区或是浑南交通局举报?”
  局长:“我们执法人员的电话有的可能公开过。”
  俺们:“是执法人员拔的车钥匙还是乘客?”
  局长:“这个不清楚。”
  俺们:“这个举报人以前给我们局举报过黑车吗?”
  局长:“不清楚。”
  俺们:“举报人举报成功后,会不会有奖励?”
  局长:“有奖励。”
  俺们:“我们处罚的主要依据是什么?”
  局长:“当事人和举报人的笔录。”
  谈到陈桂云是否在大东区交通局被殴打时,祝局长情绪有些激动地说:“你们还得感谢我,你们老太太要自杀,我把她拉回来的!我们没有打她!”当俺们问到陈桂云身上为什么有鞋印时,祝宝军局长经过短暂考虑后解释:“你要是这么认为的话,你们有点冤枉好人。我再跟你说一遍,你母亲要从这跳楼,我一把把她抱住之后,坐到我腿上了蹭上的鞋印,你还想怎么说!?”
  ……
  11月11日,在该新闻见报当天,俺们接到压稿通知,此事不能再做接续。尽管如此,仍有一位有业内人士向俺们透露,沈阳市交通局在见报当天紧急召开会议,停止一切与钓鱼执法有关的行动。同时,该业内人士还称,交通局钓鱼执法早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在“钓鱼”过程中,相关人员各司其责分工明确,每钓到一条“鱼”交通局要付给“鱼钩”的“头头”300元现金,“头头”扣留200元后再将剩下的100元发给“鱼钩”;“头头”与“鱼钩”都非等闲之辈,否则无法胜任这种“光荣而又艰巨”的“钓鱼”工作。
  对于陈桂云坐在局长腿上没遭殴打,可身上却蹭有鞋底印俺一直无法理解,整整纠结了3、4天。为此,俺昨晚特意翻出初中课本,认真复习研究了牛顿第一运动定律、牛顿第二运动定律……牛顿第N运动定律,可还是无法找到答案,难道这是牛顿爷爷还没发表的“万有引力腚律”才能解释明白吗?
  俺承认,俺的文化水平很低,但俺脑袋里装的不全是浆糊,需要50左右智力商数的问题还可以勉强思考明白:当事人母女俩述说的冤情也许有些出入,但通过俺多年从事新闻工作的经验和人生阅历来判断,陈桂云在申冤无果的情况下,很可能在大东交通局有较过激的行为,但是,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国家,当百姓的合法权益需要采用非正常渠道或暴力手段,甚至付出生命来维护时,那么,这个国家的一些公器肯定被流氓掌握着!
  在破博客把这事贴出来没人给俺一分钱稿费,而且很可能会得到一张与上海那位“钓鱼执法案”受害者同样的、没有留下地址姓名、字里行间透露着杀气、打印的匿名信;或者在下班路上,俺的脑袋一不小心凑巧撞在来路不明的砖头上……
万有引力腚律:俺的屁股蹭在局长鞋底上?(4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1:杨丽波与母亲陈桂云(右)为“钓鱼事件”开着QQ轿车跑了许多相关部门,但该事件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万有引力腚律:俺的屁股蹭在局长鞋底上?(4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2:大东区交通局给杨丽波的6000元罚款收据。 
万有引力腚律:俺的屁股蹭在局长鞋底上?(4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3:在杨丽波所提供“鱼钩”(乘她车的中年男子)的人口基本信息资料上,清晰地印着“迁来详址:劳改支队释放”(红色箭头处)。 
万有引力腚律:俺的屁股蹭在局长鞋底上?(4图) - 懒馋大师 - 懒馋大师的猫样生活
04:11月10日11时27分19秒,当俺们问大东区交通局的祝局长,杨丽波母亲身上的脚印是怎么回事时,祝局长指着俺们说:“你们还得感谢我,你们老太太要自杀,我把她拉回来的……坐到我腿上了蹭上的鞋印,你还想怎么说!?”(隐秘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45779)| 评论(2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